风林小说网
繁体版

第155章 送行

    “不想让你爹续弦?”

    阮劭东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很是纳闷:“为何?是怕他续弦后影响到你吗?”

    他虽然也不想让阮劭安续弦, 但没想到向来不插手家事的阮振堂会为此特地来找他一趟。

    阮振堂垂眸道:“不是怕影响我自己,我是……不想让他再生孩子了。”

    后面这句话颇有些大逆不道, 他停顿许久才说出口。

    “伯父是知道的,我爹想续弦就是因为想再要个嫡出的孩子, 且还一定是儿子才行。他只要娶了妻, 定会生到有儿子为止。”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头一个就是儿子还好些,若不是……我那妹妹生下来必定又像大姐和小妹般被他轻视,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被他用来打骂出气。”

    “就算是儿子……也不会好到哪去,不过是变成下一个我或者大哥而已。”

    “我不想让阮家再有这样的孩子了,可我这个做儿子的,又不能阻拦自己父亲成亲,而且过些日子我就要回边关了,更管不上京城这边了,所以……只好来找伯父帮忙。”

    国公府如今虽然被文劭帝冷淡了,不会有什么高门大户或门当户对的人家愿意与阮家结亲,但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阮劭安愿意放低要求,那些本就门第低微的人里怕是有不少都愿意冲着国公府嫁来的。

    可若国公府从中插上一手,阻挠一二,那些人家看明白其中利害,知道就算嫁来也没有用,说不定还会被国公府厌弃,那自然就没人会嫁了。

    阮劭东明白了他的想法,了然地点了点头。

    “那你大可不必担心,你爹他就算续了弦……也不会再有孩子了。”

    阮振堂一怔:“为何?伯父是想……”

    “不,不是我想做什么,”阮劭东道,“你爹他……其实多年前就已经不能再生育了,是你娘做的。”

    阮振堂这回彻底愣住,半晌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阮劭东轻叹一声,道:“你爹生性风流,你娘许是怕他生下庶子抢了你们兄妹三人的家当,暗中给他下了药。”

    “平日里给你们府上看诊的大夫也是你娘请的,你娘跟那大夫说你爹早就不能生了,但他自己不知道,若大夫告诉了他,像他那么要面子的人,说不定就把大夫灭口了。”

    “那大夫收了她的银子,也不想多事,就没跟你爹说过什么。还是你娘被休之后,你爹想再要个孩子,又怕自己年纪大了迟迟生不出来,便背着我偷偷去找了吴太医,想求一副得子的方子。”

    “吴太医不敢乱开药,给他瞧了瞧,这才瞧出不对,又见他自己毫不知情,似乎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样子,便先压下没提,而是告诉了我,让我看看要不要去查一查。”

    “我这一查才知道,竟是你娘做的手脚。”

    阮劭安虽风流,却是个极其重视嫡庶的人,早年间确实没想过要庶子,免得家中生乱。

    后来阮振裕阮振堂兄弟俩长大成人,他想着嫡庶之间年纪差的大,等庶子长大了嫡子都已经掌家,那也没什么威胁了,便想停了那些妾室的药,生几个庶子开枝散叶。

    可曹氏善妒,总背着他硬给那些妾室灌药,他跟她吵了几次也没什么用,又不敢真的撕破脸休了曹氏,也就作罢了。

    反正他已经有两儿一女,庶子于他而言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有当然好,没有也无甚大碍。

    却不知曹氏一直给那些妾室灌药不过是掩盖自己当初给他下过药的事,让他以为自己多年来没有庶子,都是因为那些妾室服了药的缘故。

    阮劭东知道此事时曹氏已被休弃,再说出来除了让曹氏所生的两个孩子被阮劭安迁怒以外也没什么用了,便瞒下了没提。

    今日若非阮振堂来找他,他也是不打算说的。

    阮振堂沉默良久,才缓缓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按理说现在的结果正如了他的愿,他应该高兴才是。

    可是想到这些事都是他娘做的,他就笑不出来,哪怕他娘是为了他们好。

    阮劭东能体会他的心情,拍了拍他的肩:“打算回营了?不留在京城?”

    “不留,”阮振堂摇头,“我资质有限,注定当不了文官,即使留在京城,也只能仰仗伯父的照顾混个一官半职,自己是拼不出什么出路的,与其如此还不如去镇守边关。”

    “而且,”他抬头看了看阮劭东,“我已经十七岁了,总不能事事都靠伯父照顾。这话现在说起来未免夸大,但我……我真的希望有朝一日,我也可以照顾伯父伯母,照顾……大姐,而不是一直被你们照顾。”

    他堂堂七尺男儿,总被别人照顾算怎么回事?

    阮家像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般黏在国公府几十年了,事事都靠国公府照应,连如今住的宅子都是国公府置办的。

    这也就是国公府如今还安稳,倘若哪日国公府撑不住了呢?若是国公府真的被陛下厌弃,逐出京城了呢?到时候他们阮家能帮的上什么忙?

    阮振堂迫切的希望自己能支应起门庭,撑起阮家,不给国公府拖后腿,在国公府需要的时候,也能像他们这些年帮衬阮家一样帮衬他们。

    要想做到这些,留在京城混混度日是不可能的。

    阮劭东欣慰地点了点头:“那就去吧,走之前问问芷嫆,愿不愿意同你一起离开。她若愿意,我会让你大哥给你们寻个住处,你去驻地的时候她就留在那里,由下人照看。我找几个妥帖的人,定会把她照顾的好好的。”

    “当然,她若不愿的话那就算了。”

    阮振堂没想到他会提出让自己把妹妹一起带走,闻言愣了一下。

    “我倒是想带着小妹一起走,但是……这不妥吧?她尚未婚配,若未经父亲允许便离家独居,怕是会落人话柄……”

    阮劭东笑了笑:“你和你妹妹都走了,京城只剩下你爹一个,又没有人愿意嫁给他,他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自然是只能去找自己的儿女了。

    “等他去找你们了,宅子里的下人都是我安排的,他也不好赶走,只能留着。只要我的人在,就不会让你妹妹再被打骂。”

    “而且离了京城,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知道你爹娘之前闹出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等过两年你们在那边稳定下来了,你妹妹也好说个人家。”

    “她毕竟是女孩子,不像你们男儿郎,耽误几年也没什么。她若留在京城,怕是就要一直耽误下去了。”

    阮振堂仔细想了想,觉得伯父说的都对,而且听他这番言语,似有什么深意的样子,好像国公府也不会在京城久留了似的。

    他不禁想到近日京城的传言,更怕妹妹和父亲留在这里给国公府添了麻烦,便点头道:“我回去跟她说一说,到时候带她一起走。”

    两人把这件事说定,阮振堂便离开了。

    没过几日他就借口陪阮芷嫆出城散心带着她一起离京了,马车驶出城门时他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不远处,正是阮芷曦与顾君昊。

    阮芷曦见他出来,招了招手。

    他翻身下马走了过去,不等近前就听她说道:“走了也不说一声,要不是爹告诉我,我还不定什么时候才能知道的呢。”

    她口中的爹现在已经跟阮振堂的爹不是同一个人,阮振堂垂眸,面色讪讪:“阮家……对不住大姐,当不起大姐相送。”

    阮芷曦轻笑一声:“你又没对不住我。”

    说着从听风手里接过一个小木匣子塞给了他:“自己看着花吧。”

    阮振堂一听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是银票,而且看样子数目还不少。

    他忙道:“这怎么行!大姐……”

    话没说完,一只手落在他头顶,轻轻拍了两下:“你大姐给你的。”

    之后收回手,转身便离开了。

    阮振堂回神时,她跟顾君昊已经走远,只余那掌心的温度,似乎还残留在他头顶。

    上一次,他孤身离京,等在这里送他,怕他吃不饱穿不暖,给他塞银子的是大姐。

    这一次,他带着妹妹一起离京,等着这里送他给他塞银子的,还是大姐。

    阮振堂眼眶通红,在原地站了许久才抬袖擦了擦眼角,转身回到了马车旁。

    马车掀起一角的车帘也随之放下,车中的阮芷嫆呆呆看着小几上的茶点,许久无言。

    另一头,顾君昊与阮芷曦已经进了城,正在街边慢悠悠地闲逛。

    但真正在逛的只有阮芷曦,顾君昊正皱着眉头捏着她的手,一脸不高兴。

    “送行就送行,你摸他的头做什么?”

    “就顺手拍了两下而已,我们是姐弟诶,这醋你也吃?”

    “他不是你弟弟,他是阮氏的弟弟。”

    顾君昊道,面色仍旧紧绷。

    阮芷曦转头,换上一副温婉的阮氏脸:“夫君,我就是阮氏啊,你怎么了?认不出我了吗?”

    顾君昊:“……”

    阮芷曦笑了笑,转眼又恢复了平日的模样,拉着他去了自己名下的一间铺子。

    听雪与观江要成亲了,阮芷曦决定给听雪一间铺子做陪嫁,顺路带着顾君昊去看了看,想着要不要在给她之前重新修缮一下。

    这铺子是专门卖胭脂水粉的,在京城生意算不得顶好,但也不差,就看听雪观江日后如何经营了。

    她在铺子里走了两圈,本想多看看,可待了一会实在受不了了。

    “你们最近卖的什么胭脂啊,怎么这么熏得慌。”

    阮芷曦边说边捂着鼻子往外走,胸口直犯恶心。

    铺子的掌柜一脸莫名:“最近没进什么新货,卖的东西还跟以前一……”

    话音未落,就见阮芷曦快步走到一旁,低着头一阵干呕。

    顾君昊吓了一跳,忙跟过去,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那就先别看了,回府去吧,找个大夫来看看。”

    阮芷曦实在难受得紧,也没再勉强自己,点点头跟他一起回了顾家。

    ——————————

    作话:

    本来想卡在圣诞节完本……结果还是没写完……这是倒数第二章~正文还剩最后一章~

    大家圣诞快乐啊~好久没发红包了~发一波红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