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网
繁体版

第75章 番外六

    沈星落醒来的时候,看着自己衣服脱了,身上还没有酒味,一拍脑袋困惑不已:“喝断片了?昨天发生什么了?”

    她歇了会,起床没看到应未眠的人影也没看到小龙,想了起来:“哦,昨天他就走人了,现在应该去了很远的地方了,单身的男娃都向往远方啊~”

    沈星落感叹完,就把房间给收拾好,抱起自己的二哈,溜达出门。

    跟以往一样溜到早餐摊,吃完馄饨,又溜达到新买的酒楼折腾。

    然后就这么无聊地过一个月,这酒楼可算还是开张了。

    开张开的有点凄惨,半天没一个人,沈星落拿着本书坐在门口旁的栏杆上,想着自己可能转行写个小黄文,可能都会比这生意好。

    正思索着转行的必要性,就感觉自己的阳光被挡了,歪着脑袋想再晒会,继续看书。

    沈星落看了会,觉得旁边有人,转头看过去,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拿书的手一松,书从她的手边掉落在地。

    她被掉落的书惊醒了,但她没去捡书,走到他身前,不管不顾地将他抱了个满怀。

    应未眠第一被人这么亲密地抱着,有几分不习惯的僵硬,他也没有推开她,反而试探地伸手揽着她。

    “你住的房间我留给你了,还每天都打扫,酒楼的总裁位置我也给你留着了。

    现在那些人约你打架的人,都约到了明年,我还收了他们的预约费,违约可是要三倍赔偿的。

    早餐摊的老板都问了我还几次,你怎么不去吃早餐了,是不是不喜欢他做的了,为了这个他还跟个娘们一样哭的可惨了。”

    沈星落迫不及待地说了一大堆,就害怕说慢了他又离开。

    那是她说完,应未眠一句话也未应,她不解地抬头看向他,就看到他伸手轻轻地抚上她的脸,眼中都是无奈:“沈星落,我听懂了。”

    她再说,她很想念他。

    沈星落咬着唇,眼眶一热,便蓄满水光:“那你跟我走吗?”

    “你不想跟我走?”他反问。

    她顿时破涕为笑,一头撞在他心口,眼睛一闭,笑着说:“好了,我被你撞晕了,你可以把我带回去了。”

    应未眠忍俊不禁,把她扛回了家。

    时间一晃几年过去,沈星落这个猪队友在大佬的带队下,还是成了富婆。

    每天就数数钱,随便看看自己干的草莓采摘园。

    应未眠这位带队的大佬也十分牛逼地把乐城首富搞下了台,自己坐上去了。

    只是最近这位首富有点烦恼。

    沈星落那只傻狗居然成了人形,模样是只粉嫩的三岁小团子。

    沈星落被小团子给萌化了,每天都围着她那只傻狗转悠。

    被冷落的应未眠,醋的厉害,就把她的狗给变回了狗样,沈星落这人的无赖脾气就上来了,一天都不搭理他。

    应未眠忍了一天,隔天就把人按在床上,手勾住她的衣带,低声问:“你生气是想要你的蠢狗,还是想要一个小孩?”

    “这有区别?”沈星落撅着红唇,娇俏地哼了声。

    应未眠低笑,轻啄她的鼻梁:“后者那夫人也要多努力努力了。”

    沈星落像是明白他什么意思了,脸红了一片,想解释,但是他的唇直接落在她的唇上,带着燎原的趋势。

    沈星落从梦中醒来,睁开眼就看到正望着自己的应未眠,长指轻轻地点在他的唇上,痴痴地笑了:“原来无论如何,我都能遇到你。”

    应未眠握紧她的手,想到当初两人深夜相谈时,她与自己说过,若是当初她没去进阶赛,或许就遇不到他,他们两个就不会成为夫妻。

    从这个梦中可以看出,并不是这样的。

    他将她拥紧,眼中都是她:“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你。”

    沈星落往上挪了挪,鼻尖蹭到他的鼻尖,意有所指地说:“不过,你梦里梦外都好坏啊。”

    他听她这冤枉人的话,手掌不客气地拍了下她的腰身,低头就咬上她的唇,哑声道:“还不是你自作自受。”

    “是啊,是我自己。”沈星落嘿嘿地笑了,眼睛一转,直接翻身将他压在身下,纤细的手指顺着他的耳旁滑下,停在他的下颌,故意问道,“所以,你真的不想惩罚我吗?”

    应未眠唇边的笑意忍了忍:“不想。”

    她即刻不悦地鼓这脸颊,伸手捧着他的脸,凶巴巴地瞪着他:“芒生的孩子都能叫我干妈了。”

    “哦。”应未眠像是明白过来,“原来,你想要芒生带孩子来陪你玩?”

    沈星落气的捶了他一下,可能反思了自己不能这么凶,转眼又跟只小猫一样,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贴在他身上,轻声细语地朝他说道:“未眠,我们成婚二十多年了,我想和你一起养一个小团子。”

    应未眠看她认真的样子,笑了出来,伸手摸到她的肚子。

    她见他一直不说话,就摸她的肚子,泄气般低头咬在他喉结处,闷声问:“小团子长得像你和我哦,还会追在你的屁股后面喊爹爹,要你抱抱,你想不想?”

    他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我家夫人福气好,总是会心想事成。”

    沈星落没听到回答,一只手不安分地撩着他,舔着他的唇,细声追问:“那你到底想不想养嘛?”

    “肚子都揣了一个了,还想揣几个?笨蛋。”他轻轻地回咬了一口,就见她震惊的模样。

    “什么?”沈星落急忙坐起来,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肚子,“揣了一个?我怀孕了?”

    “要不然我会不惩罚你?”他用被子把她拥好,抓着她的手给她自己把脉,“上回教你诊喜脉了,你自己试试。”

    沈星落摸了好一会,这才眼泪汪汪地把他抱了满怀:“你不告诉我,坏人!”

    “我以为你会不喜欢。”

    “只要是你和我的,无论是什么,我都喜欢!“她眼中都是雀跃,吧唧一口印了他一脸口水,”你是我的小心肝,我最爱你了!”

    应未眠看她着兴奋样,宠溺又怜惜地吻了吻她的额头:“落儿,我知道当母亲不易,但我希望你能爱他。”

    沈星落知道应未眠这一生从未享受过亲情,也明白他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不希望他的孩子经历他所经历的痛苦。

    “我会爱他,当然你在我心中永远是第一位!”她目光坚定而温柔,“永远都是第一。”

    应未眠眉目都是笑意:“那就先谢谢夫人厚爱。”

    三年后

    沈星落已经打听到了沈意风的消息。

    现在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她都不清楚沈意风过得怎么样了。

    她便软磨硬泡地要应未眠带她去找沈意风。

    两人带着一狗一龙,哦,还有一只粉嫩的小奶团,往临安城去。

    沈意风当时便是在临安城投胎为人,但是他十一二岁便外出求学了,一直寻不到踪迹,前一段时间无暇帮她找到了沈意风,说是他已经功成名就,现在回来议亲。

    “应未眠,你说我三哥成婚,我要送他什么礼物?”沈星落正摆弄着棋子和应未眠正下五子棋。

    应未眠看着自己马上要成的棋子,故意放水:“若是情投意合的,你便送一对戒指。”

    他指了指无名指上的戒指,那是沈星落费了十多年心血养出来的玉,这种玉成色很漂亮,干净无瑕,还带着几分金属的冷光。

    她便同应未眠说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和形状,要他做,没想到他做出来的效果十分好,戴在手上没有半点突兀的感觉。

    “爹爹,娘亲说戒指只能是相爱的人才能互送哦。”小奶团是个小男孩,大名沈应情,乳名满满,刚两岁,但是早慧的很,眼睛像应未眠,可能是人太年幼,又从小被宠着长大的,这一双漆黑的眼眸都是稚气,多看几眼就会对这个小孩心软。

    沈星落听到这话,笑着把满满抱到怀里:“满满真聪明,过来帮娘亲赢你爹爹。”

    “满满太小了,赢不了爹爹。”满满拿着白棋子,放在一个棋格上,五个白子就成了一条线。

    “凡学大师啊,崽崽。”沈星落十分满意地伸出手,朝应未眠挑了挑眉,“给钱给钱。”

    应未眠伸手拍了下她的手心:“儿子都看出我给你放水了,好意思问我拿钱。”

    话虽然不满,但是钱给的利索。

    “要遵守规则,都说赢了得钱,不能在小孩面前树立一个破坏规则的形象。”

    “娘亲我昨天剪刀石头布赢了你,你要陪我睡的,为什么你不遵守规则,半夜溜出去和爹爹睡去了。”

    应未眠在一旁笑的发颤,沈星落习惯和应未眠睡了,没他在一旁睡不着,就半夜偷溜,没想到这个小崽子这么贼。

    她尴尬地笑了笑:“你爹爹昨天不舒服,我照顾他呢。”

    满满歪着小脑袋,还想问,但是被亲娘一把捂着小嘴巴,她把从应未眠那里得到的钱,放到这个祖宗手里:“你拿去,去买些好吃的,堵堵嘴巴。”

    这孩子这才喜笑颜开,把钱揣兜里:“谢谢娘亲!”

    沈星落:“……”我怎么觉得我被我儿子坑了一道?

    应未眠朝满满招了招手:“你若是想出去玩,带上餮龙,我给你传讯你便要回来,懂吗?”

    满满的心早就飞出去了,得了准许,急忙点头,小短腿就马不停蹄地溜了,一时马车内只剩下两夫妻。

    沈星落倒是不担心自己儿子被坏人带走,一般都是他把坏人带回家,然后要他爹把坏人揍一顿。

    她和应未眠找好住的地方,牵着手在街上溜达了好一会。

    正打算回去,沈星落眼睛光,看到自己儿子的身影。

    她正和一对年轻的男女坐在一处,也不知道聊什么了,笑的很开心。

    “那是沈意风。”应未眠一看背影便知道那是沈意风。

    沈星落一听,有些诧异:“我三哥?”

    她走到对岸,能看到那对年轻男女的模样,确实沈意风,他跟以前一样,一身和气。

    他身旁的女人,小腹微隆,想来是他的妻子。

    “这个结局就挺好的。”沈星落圈着应未眠的手臂,朝他灿烂一笑,“谢谢你,当初愿意帮他。”

    应未眠揽过她的肩膀:“我是为了你,私情,实在不算好意。”

    沈星落:“结果是好的,看来他已经成婚了,礼物可能送不了了。”

    “娘亲!”小满满的声音从对岸传来。

    沈星落看过去,和沈意风来个对视。

    沈意风朝她微微一笑,那种感觉像是二十多年前,三哥对她笑时,一模一样。

    “三…”她想喊,但是记起现在沈意风已经不是以前的沈意风了。

    应未眠握紧她的手,走了过去。

    小满满立刻奔到她怀里,指着沈意风,大声问道:“娘亲,这是我失散多年的舅舅吗?”

    沈意风期盼地望着沈星落,像是等她的回答。

    沈星落心里却思绪万千,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求助地看向应未眠。

    “落儿,哥哥也不认识了?”沈意风像是看出了她的顾忌,先开了口。

    沈星落听到他对自己熟悉的称呼,咬着唇,有点想哭:“认识啊,就是怕你不认识我。”

    “傻不傻,我外甥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小满满适时开口:“我娘亲也能一眼就认出我!不傻的!”

    这句童言童语逗笑了所有人,应未眠把他抱起,望着沈意风和他的妻子:“落儿寻你们很久了,若是记得前尘往事,记得回去看看爷爷。”

    沈意风早久记起往事,知道应该去看看爷爷,但是现在他只是凡人,还不能去灵仙域,只能应着:“好,我一定会回去的。”

    两方简单地说了些话,小满满可能是玩累了,不知何时趴在应未眠睡了过去。

    这话也约了下回吃饭。

    沈星落和应未眠一起往回走,沈意风看着他们两离开的背影。

    只见昔日一身嗜血戾气的男人,现在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牵着妻子,身上的宁静祥和掩盖了往日暴戾的痕迹。

    他觉得应未眠变了好多,不变的还是沈星落,眼中永远有光。

    “你妹妹和你妹夫很相爱,他们就算不说话,那种相互融合的爱意也能让人看得见。”妻子在一旁温柔望着他。

    沈意风握紧了妻子的手,呵护地带她往回走:“他们本就是深爱彼此。”

    并相约百年千年万年都不变。

    【番外完】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也写完了,下一本再见啦。

    【全文:28.5w,202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