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网
繁体版

第74章 番外五

    沈星落有种不妙的感觉。

    下一刻这种不妙的感觉就应验了。

    这个看起来随时要死翘翘的男人,果真在她撞了一下后,晕过去了。

    晕的方位分准确,直直地往她怀里倒。

    沈星落还没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准确无误地撞到了她怀里,也顺利地把她撞地上了。

    差点被压死的沈星落:“……”

    那群聊八卦的大叔大婶听到动静,急忙涌过来,七嘴八舌地说了一大堆,分外热心肠地把这个男人送到她屋内。

    本来赶着去上班的沈星落,现在只能看着躺在她床上的人,磕着瓜子发呆。

    她愁苦地抓了抓头发,真想不明白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想着等他醒了,应该就会自己走了。

    但是她没想到他一睡便是五天,沈星落起初还怀疑他故意装睡。

    后面开始担心他醒不过来。

    找了几位大夫给他瞧病,但是大夫说这个男人是修仙界的人,瞧不出情况。

    沈星落只能写信给沈爷爷求助,沈爷爷明显就很忙,没空回她的消息。

    她只能自己摸索着看了些医书,有空便带着二哈去附近的灵山找灵草,采来喂给他吃。

    也算是出于人道主义关怀大美男了。

    应未眠虽然昏迷着,但是灵识还是醒着的。

    他每天闭目养神尽力摒除杂念,但是这个女人的存在感很强,主要是她每次出门都会把她家的蠢狗牵到他床边,还要叮嘱一句:“看好你的小伙伴啊。”

    应未眠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一只狗成小伙伴。

    她一回来,冷清的空间变会被她拖沓的脚步声给打破,尤其是当她躺着看书,总是笑的花枝乱颤,让他的灵识不得静养。

    他好奇地瞧了几眼,一看便看到那些男欢女爱的故事,心里万分困惑这些有这么好笑的吗?

    还在她外出时,面无表情地翻阅过一本,也就一般没有任何快乐可言。

    让他更没想到的是,她很不怕死,敢独自一人带着她的蠢狗,去危险的灵山采灵草。

    然后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灵草弄好给他喝,甚至还在他身上乱用法术。

    使得他身上的伤有时会变得严重。

    他也能很清楚地知道她不想伤他,反而很想救醒他。

    应未眠想不明白她对一个陌生人的好意来自哪里,他也没有兴趣去研究。

    若不是毁了千誉派和凌仙域,让他重伤,他绝不会和这类普通的修仙者有关系。

    等他身体恢复过来,便会离开这个地方。

    不知不觉已经入了冬季,夜色来的越来越早。

    应未眠知道沈星落平日从学堂出来,天气好会沿着河岸溜达一圈,但是最晚也会在天黑之前回家。

    但是今天她还没回来。

    他的灵识散在屋顶往街道看了许久,都没能看到沈星落的身影。

    这让他不由地蹙起眉心,她去哪里了?

    应未眠不是心善之人,并不想多管他人之事,看了片刻便回到屋内。

    想着沈星落也是修仙者,在凡间虽说是女子,大概也不会吃亏。

    他回到身体闭目养神,屋内没有沈星落往常细细碎碎的动静,安静的让人的心跳都慢了下来。

    这时院中有什么东西掉到地上,发出的声音让应未眠的灵识倏地睁开了眼。

    他的视线落在沈星落经常躺的躺椅,平静的神情看着有些许波澜。

    “嗷~”二哈在外不安地叫着,“嗷嗷嗷!”

    应未眠眉心再一次蹙起:“麻烦。”

    他的灵识直接从屋内出来,沿着街道如一道风瞬间变到了一处凉亭中。

    只见沈星落的手正紧紧地握着酒壶,按着一个男人的脑袋,把酒对着那个人浇,嘴里还说着:“就算你是甲方爸爸,敢占我的便宜,今天我就让你看看花儿为什么红,你爸爸为什么是你爸爸!”

    她明显是被人灌酒了,脸上都是醉酒的红,但是动作倒是利索,说完把酒壶一丢,拎着那个男人就把他推进了栏杆旁。

    顿时一个亭子里的人像是反应过来,女人的尖叫声和男人的呵声混成一团。

    应未眠冷眼看着,听到有个熟悉的男人斥了声:“沈星落,你敢把宋少爷推到湖里!你肯定要完!”

    这个人是沈星落学堂的掌管人——董之缘,也是她每天都要跟她狗吐槽的人物的之一。

    沈星落一听董之缘这话,手一顿,转头望向他,嘿嘿地笑了:“哦,我懂了。”

    大家以为她的懂是要收手,只见下一刻,她的手直接拍到宋少爷的脑袋上,色.欲熏心宋少爷立刻翻了白眼晕过去。

    她这才一伸脚,把人直直地踢下去,溅起了的水花落在她的脸上,在昏黄的烛光下更是衬得她容貌惊人。

    亭中的人望着眼前喝醉的美人,不由地停了动作。

    沈星落注意到大家正在看她,努力地扶着栏杆,朝大家说的认真:“嘘,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想人渣吵到小鱼们,它们困了,我也困了,好困啊。”

    她说完便跌坐在地,头一歪便想睡过去。

    亭中的人看这架势,面面相觑。

    董之缘作为这场宴会的发起者,见着情况有点不可收拾,急忙喊道:“愣着干嘛?把沈星落给绑了!把宋少爷救起来啊!”

    这群六神无主的人得了命令,立刻有人上前想把沈星落给绑了。

    应未眠的灵识化成人形。

    凭空出现的男人,把亭中的人吓了一跳,就连准备绑人的下属都齐齐停了动作。

    困惑地望着眼前高大俊美的男人,但是只见他漆黑的眼眸睥睨地扫了他们一眼,那群人不由地一骇。

    “你是谁?”董之缘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人,心里有点发怵,但是他知道沈星落一直都是独身一人,今日才找她下手了。

    他猜,这个男人大概是走错地方了。

    应未眠根本不屑与这种小人说话,弯腰将坐在地上的沈星落抱进怀里,手抹掉沈星落了脸上的水珠,凝在指腹,轻轻一弹如一把利剑,直插董之缘的心口。

    董之缘惊恐地睁大了眼,以为自己难逃一死,水珠便砸在他的衣服上,晕开一滩水渍。

    虽然没死,但是他觉得自己已经被杀了,吓的一把跪在地上。

    "谁敢动她,下场就不由你们挑了。"应未眠说完,抱着人飞上空中,下一刻亭子便被炸了粉碎。

    本来寂静的湖面,瞬间热闹起来。

    他可以杀了所有人,但是他知道他不可以打乱沈星落的平静生活。

    沈星落酒量不行,被人骗着喝了一杯酒便醉了,现在被人抱在怀里,下面一片喧闹把她吵醒,她眼睛睁开一条缝,迷蒙的视线是一张熟悉的脸。

    她的手拉下他的衣领,借力凑近了几分,两人的唇在咫尺之距。

    “你好熟悉啊兄弟。”她娇憨一笑,一仰头便吻在他的脸上,“我男朋友,嘿嘿,梦里的男朋友。”

    应未眠整个人都僵住了,垂眸望着正对他笑的醉意沉沉的女人,一松手。

    嘭的一声,只见下面湖面溅起了水花。

    “啊啾!”沈星落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在自己的房间,脑袋,喉咙都疼的不行,就连鼻子也不通气。

    不用想都知道是生病了。

    她躺在被子里,想着昨天晚上的事,她没想到职场性骚扰居然是不分时代的,在古代居然也存在。

    果真她还是太单纯了。

    想着昨天自己被那个色眯眯的宋少爷摸手了,就恶心的不行,急忙起床,打水洗手。

    “不对。”沈星落看着水面,脑子闪现了另一个画面,她被人从湖水中救出来,然后她好像抱着人要人工呼吸来着。

    她羞耻地捂着脸,心想:“不会吧,那人工呼吸了没?”

    沈星落急忙冲进放着镜子的房间,对着镜子认真地看了看自己的唇,没感觉肿,也没有被玷污的样子,心里松了一大截。

    转身就看到还躺在床上的昏迷不醒的男人,走过去,低头想看看他的脸色怎么样了,这一看,急忙一退。

    卧槽,这个人怎么跟自己梦里的男朋友一模一样,她记得自己昨天还亲了他一下。

    沈星落不由地开始怀疑,昨天是自己喝的太醉,什么也记不太清楚,还是昨天的梦太真实了?

    应未眠的灵识在一旁看着沈星落,一想到昨晚自己被这个女人缠的狼狈,眉心就蹙的越紧。

    他的视线不由地落到她的红唇上,想到自己把她从湖中捞起来后,她搂着他的脖子,仰头便贴过来的柔软,急忙瞥开目光。

    沈星落还是觉得是梦,这个男人都没醒过,怎么可能会抱她。

    她打水拧了帕子给他擦脸,愧疚地说:“兄弟,不好意思啊,可能是每天都要看你好几次,昨晚做梦忍不住把你玷污了一番,你这睡着也别太计较啊。”

    应未眠:“……”她说做梦?

    他从未见过这般糊涂的人。

    沈星落抱着占人便宜的愧疚给他擦干净脸和手,用除尘诀给他洗去身上的脏污,又用法术给他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就打算去学堂把工作的事安排一下。

    毕竟这样的工作环境,她是接受不来。

    沈星落刚想出去,门就被踹开,昨天那个宋少爷带着一大堆人闯了进来,其中还有一个一看就是修仙人士,修为在她之上。

    “沈星落!昨晚你这般对本少爷,今日便要你好看!上!把她绑起来!”宋少爷有修仙者撑腰顿时就猖狂起来。

    沈星落思索了下怎么搞,但是觉得自己太菜了,可能搞不赢他们。

    但是求饶太没面子,她也是要面子的。

    眼见绳子都要绑她了,沈星落急忙说:“等会等会啊。”

    宋少爷冷笑一声:“想求饶,到我床上求吧!”

    这话一出,一道堂风突然刮来,直冲着宋少爷一群人,这些人被这道风直接冲出去,门在他们出去后,嘭的一声关上,隔绝了外面痛苦的嚎叫声。

    沈星落:“?”穿堂风都修炼成精了?

    她不解地回头,就看到二哈正盯着她的身旁,眼中都是胆怯。

    沈星落脑子里飞快地冒出自己曾经看过的恐怖片,转头看过去,小声说了句:“你若是鬼,就请帮我把水缸里的水提满。”

    站在一旁的应未眠:“……”

    “我很像鬼?”他用灵识显出人形,站在她面前。

    沈星落望着突然出现的男人,眼睛倏地睁大了,急忙跑进屋内,只见床上的男人还躺着。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还昏睡着吗?”难不成是□□术?

    “我是灵识,躺着的是我的身体。”应未眠给她简单地解释,“但我不是鬼。”

    他说完便收回人形,回到身体继续修炼,这样的基础修仙他不想多说,说多了会显得笨。

    沈星落感觉自己的世界观被这一场戏崩坏了。

    灵识和身体?修仙人玩的好刺激哦。

    不过,这样的话,那昨天晚上……

    沈星落一把捂住脸,哀嚎出声:“啊,这是什么人间疾苦啊!”

    然后她就发现人间疾苦只会多不会少。

    自从应未眠帮她把宋少爷给打出去后,来找她麻烦的人更多了,还都是修仙之人,修为越来越高。

    不幸中的万幸,这些人都不是冲着她来的,都是为了‘穿堂风’来的。

    沈星落也懒得管,反正这些修仙的人,都有礼貌,损坏了她的东西都是三倍赔偿的。

    她就乐的吃瓜,随便看看应未眠一招把人丢出去,然后拍马屁地鼓鼓掌,日子过得分潇洒。

    直到,应未眠看不下去了,他把沈星落一把丢出去了,要她去找工作。

    沈星落没想到这个凶残暴戾的老哥,内心居然还是个温情的男人,一时有点感动,满大街瞎溜达,打算看看有没有工作。

    然后她就买了一栋酒楼。

    “应未…”她提着好酒好菜,推开门便喊了声,没想到一抬头看到了沈爷爷。

    “你喊谁?”沈爷爷神情凝重地问道。

    沈星落猛地记起,前几日自己翻阅的《仙域史记》,知道应未眠和凌仙域的渊源,打哈哈地说:“我没喊谁啊,刚才遇到了街坊,问我朋友到了没,我说还没呢。”

    沈爷爷半信半疑,走进了屋内。

    沈星落心里一紧,那屋内还住着应未眠啊,到时候可别仇人见面。

    她急忙跑过去想拦,但是透过窗她先看到床,上面没有昏睡的人。

    应未眠走了?

    沈星落的步子不由地慢了下来,跟在沈爷爷身后走进去。

    “你屋内住过人?”沈爷爷闻到了一道不属于沈星落的气味。

    “我朋友,您知道的,我在乐城还是有几个狐朋狗友的。”

    她把买的菜拎到厨房,扬声问道:“爷爷,我买了些菜,你要同我一起吃饭吗?”

    沈爷爷只是路过来看看她,摇头道:“爷爷着急赶路,下回爷爷陪你一起,你上回写给我的信,你朋友的病可好了?”

    “嗯嗯,早就好了,不用爷爷费心了,您怎么样了?凌仙域还好吗?”

    沈爷爷轻叹了口气:“凌仙域已经全毁,我们剩余的人正在努力修复,没个千年是恢复不了原状的。”

    凌仙域毁了这不是书中的剧情,她知道这应该是应未眠这个bug导致的。

    她没有什么看法,凌仙域于她而言,不过是住了几天的地方。

    还不如这乐城好。

    沈爷爷确实是急着走,跟她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沈星落一个人坐在桌前,看着丰盛的饭菜,视线不由地落在没有人的床上。

    应未眠什么时候走的?

    走了都不跟她这个房东打个招呼,一点礼貌也没有。

    她胡思乱想,第一次觉得胃口有点不好,挑着米饭吃进肚子,没滋没味,就连最爱的菜也因为凉了失去了色香味。

    “唉,难吃。”她放下筷子,把酒杯拿出来,一杯一杯地喝着果酒,这酒越喝越有味道,也越上头。

    她看着桌上的菜都冒着热气,顿时食欲被勾了起来。

    夹了一筷子虾仁,但是被另一双筷子给抢走了,沈星落怔了下,抬头看过去,就看到应未眠的脸。

    “热法术也不会?要吃冷菜?”应未眠看她眼神迷离,就知道喝醉了,伸手将她的酒杯拿过来。

    “你回来了啊?”沈星落笑了下,“你回来了。”

    应未眠看着她痴痴地望着自己,笑了又笑,眼中都是满满的喜悦,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伸手把筷子上的菜放到她碗中:“醉了?”

    “嗯。”她点头,“头晕了,脑袋这样转的。”

    她的手指围着自己脑袋打了个好几个圈。

    “去睡觉。”应未眠指了指床。

    沈星落乖乖地点头:“嗯,困了,睡觉觉。”

    她冲他傻笑了一下,脑袋一栽就趴在桌上。

    应未眠静静地望着她许久,才起身走到她身边,拎过她的衣领,想把她丢到床上去。

    “喘不过气来了,放手。”她抓了抓她的衣领,难受的蹙起秀眉,“应未眠有人要杀我,救命,救命,未眠爸爸,救我。”

    应未眠嗤了声把她丢到床上:“别人要杀你,我救都救不赢。”

    这话她像是听懂了,睁开眼,眼中都是盈盈水光,下一秒就要哭了一样:“你要走了,不救我了。”

    他没说话,沉默地站在床边。

    他不会告诉她,今早他便醒了,醒了就走了,走出了乐城飞过了很多高山,离这里已经万八千里,但是他还是回来了。

    为什么回来,他记得当时,想起她出门时笑着对自己说:“回来给你买好酒好菜啊!”

    所以他回来,想看看她有没有跟以往一样耍小聪明,就买一个青菜给他吃。

    没想到回来就看到一个醉鬼。

    “我也想走啊,但是我回不去,我想念…”她突然伸手圈住他的腰身,念着,“想念我的外卖,奶茶,火锅,烤肉…”

    说道这里她再也忍不住,脑袋埋在他的衣间嚎啕大哭:“还有我最爱的小哥哥,都没有了!”

    沈星落从未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自异世界的孤独,其实她自从穿到这里来,就感受到了一种飘零的感觉,那种寻到未来的茫然无助。

    后来她诡异地在应未眠身上,找到了几分让她不觉得飘零的根,但是他要走了。

    她哽咽着放开他,改跪在床边,微仰着头望着一直沉默的人:“我买了一栋酒楼,你想当霸道总裁吗?”

    应未眠垂眸与她的视线交汇,看到她眼中的自己,太干净了,他没有那么干净。

    “你醉了。”他伸手想把她按到床上,但是却被她湿热的手握住。

    他不由地顺着她的力道坐在床边,和她的视线齐平。

    沈星落的手顺着他的手臂落到他的后颈:“我还想做几个招牌菜,你都不帮我尝尝?二哈也很喜欢你,你的小龙跟我的二哈那么相爱,你要分开他们吗?”

    她一再追问,她的唇也一再靠近。

    应未眠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惊,他知道她所有的话,都是想跟他说,你别走,我需要你。

    她的手缠上他的肩膀,身上的酒香让空气都要醉了一般,她的唇落在他的耳边,像是妥协,低声说了句:“要走的话,先把几个月的房租结了。”

    应未眠:“……”

    作者有话要说: 写这个梗,我觉得还挺难写的,头秃